特别提示警醒!印度疫情迅猛如“海啸” ,全球单日新增病例创最新高

特别提示警醒!印度疫情迅猛如“海啸” ,全球单日新增病例创最新高

最近更新:2021-04-24 22:29

印度疫情

特别提示警醒!印度疫情迅猛如“海啸” ,全球单日新增病例创最新高

“所有医院都挤满新冠肺炎患者。”萨加尔·基肖尔·纳哈尔谢蒂瓦(Sagar Kishore Naharshetivar)用一块粉色印花手帕按住嘴巴。他的口罩已经用尽。过去一周,他从印度中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,开车抵达南部特伦甘纳邦。途经的3个城镇、数十家医院,都拒收他的父亲,一个病情危重的新冠肺炎确诊者。

而在印度北部的北方邦,58岁的拉杰什瓦里·德维(Rajeshwari Devi)及家人被告知:“医院氧气供应短缺,你要转院。但我们无法提供救护车,也无法承诺会给你一张病床。”家人自行开车,将德维送往其他医院。由于途中没有吸氧,在抵达医院前的几分钟,德维去世。

印度单日新增确诊数连破全球纪录,医疗系统被击穿、患者断氧而亡,火葬场金属零件都烧坏了,出现双重和三重变异新冠病毒,新加坡、英国禁止近期有印度旅行史的游客入境……“形势一日坏过一日,印度或掀起全球疫情最严重的‘海啸’。”雅虎新闻报道。

印度总理莫迪2021年4月20日晚发表电视讲话称,印度正在与第二波新冠疫情做斗争,“这是一个巨大挑战,但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克服这一挑战。”他呼吁各邦“把封城作为最后的选择”。

就在莫迪讲话的前一天,印度首都新德里开启为期7天的“封城”,以控制持续恶化的疫情。2021年4月20日,疫情最严重的加尔克汉德邦也宣布将全面封锁一周。

印度卫生部2021年4月23日通报,此前24小时该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3万余例,再次打破自疫情以来的最高纪录。这也是疫情全球大流行迄今,所有国家报告的单日最高纪录。

《印度斯坦时报》称,这或意味着印度此轮疫情是全球新冠大流行以来最大规模的暴发。

“局面已经失控。”印度新德里疾病动力学、经济和政策中心主任拉曼南·拉克斯米纳拉扬(Ramanan Laxminarayan)称。

流行水平低但稳定时

新一轮疫情随时会暴发

就在2021年2月,全球对印度新冠疫情的共识是,“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艰难抗疫成功”。

2020年9月,印度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达到近10万例,多地出现医疗系统告急等预警。不少人在担心印度成为世界疫情的“暴风眼”。

但此后,印度疫情数据急剧下降。到2021年1月底,印度卫生部长哈什·瓦尔德汉(Harsh Vardhan)公开表示,印度已成功遏制住疫情。有评论称,政府坚定执行防疫政策,印度人民严格遵守戴口罩的社交隔离令,是感染数下降的原因。

“政府官员、部分媒体都认为,印度真的已经摆脱危险了。”BBC驻印度记者苏迪克·比斯瓦斯(Soutik Biswas)写道。

进入3月,形势急转直下,印度疫情数据开始加速度增长。4月4日,印度单日报告新增病例数超10万,创下增长新纪录。此后该国每日新增病例数量持续在世界各国中“名列前位”,纪录一破再破。“第二波疫情何时达到峰值暂不得而知。”美联社报道。

当地时间2021年4月21日,印度卫生部数据显示,单日新增死亡数连续多日超2000例,总死亡人数突破18万例。“印度每天报告死亡人数的增长速度,快于2020年5月后。”印度米德尔塞克斯大学数学讲师穆拉德·巴纳吉(Murad Banaji)表示。他一直在研究新冠相关数据。

《外交政策》指出,由于卫生统计系统不够完善,印度报告的死亡人数相对较少,能否准确纳入所有死亡人数仍存在疑问。

包括美联社等报道称,于2021年4月1日正式开始的大壶节(the Kumh Mela)或是印度疫情持续刷新的“超级传播场所”。

大壶节是一个重要的印度教节日,也是世界最大的宗教集会之一,每3年举办1次。节日至少持续1个月。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前往北阿坎德邦的古城赫里德瓦尔市,参加仪式和祈祷,并在恒河中浸泡。

大壶节开始前,当地卫生部门规定,只有新冠病毒检测阴性者才能参加圣浴。《印度斯坦时报》称,考虑到参加人数众多,这一规定不足以控制风险。

印度卫生管理部门的许多人将病例激增,归因于民众放松警惕,接种疫苗不积极,对社交距离、戴口罩等重视程度下降等。“2021年初,孟买重新开放公交通勤线路、火车服务,允许集会。其他城市也纷纷效仿,开放交通。尽管新冠病例不断出现,体育赛事、婚礼和电影院已经重新开放。”《外交政策》称,在流行水平低但稳定的情况下,聚众集会或导致新一波感染浪潮。


“群体免疫”梦二度破碎

“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人来说,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的出现是意料之中的。这就是流行病的逻辑。但在印度,第二波浪潮‘与众不同’,情况就要复杂得多了。”《外交政策》写道。

印度流行病学专家曾认为,经历过第一波疫情,印度部分地区或已实现“群体免疫”。2020年7月和8月,印度西部城市浦那在5个高感染区进行血清调查。结果显示,超过一半的被抽样者检出血清抗体阳性。在孟买进行的两次血清调查表明,该市贫民窟的血清抗体阳性率约为40%。到2020年末,孟买部分地区的抗体阳性率达75%。

但第二波疫情来袭,在浦那、孟买等曾遭疫情重创的城市,新增感染数再度快速激增。4月4日,孟买单日报告新增病例超1.1万例,为疫情暴发以来最高。

《外交政策》称,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,疫情折射出印度的不平等。2020年12月和2021年1月期间,印度全国血清抽样调查显示,超1/5的印度人已接触过新冠病毒。其中,城市贫民窟的抗体携带者检出率,要比农村地区高出12%以上。而现在,大城市非贫民窟地区的感染率在急剧上升。血清检测的主要调查人员之一、孟买塔塔基础研究所教授桑迪普·朱尼加(Sandeep Juneja)表示,这或因为城市部分人口在早期疫情中,很好地保护了自己。可能现在,他们才接触到病毒。

此外,孟买等地疫情再燃,或说明在高水平感染的情况下,“群体免疫”也很有可能无法实现。

这并非“群体免疫”第一次“梦醒”。2021年1月,《柳叶刀》发文称,截至2020年10月,“重疫区”巴西马瑙斯市76%民众被检出新冠抗体阳性。从数字看,马瑙斯在当时就已达到理论上的“群体免疫”。同时,2020年7月-10月,马瑙斯新增病例数确实有明显下降。

进入二零二一年,当地疫情复燃。仅2021年1月前3周,马瑙斯新增1333例新冠病例。巴西卫生部长前往马瑙斯视察疫情时表示:“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情况”“疫情发展得太快了”。

“将群体免疫想象成一个可以简单达到的单一阈值,或是未来某个可以顺利达成的状态,对新冠大流行是行不通的。”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和普利兹克医学院教授阿努普·马拉尼(Anup Malani)在印度领导过多次血清调查。他告诉《外交政策》,现实问题是“我们其实并不知道群体免疫水平的具体情况。”


需要重点关注的两个变异株

《柳叶刀》将马瑙斯“群体免疫”失败,归因于3种可能性:建模数据失真,抗体水平自然下降,以及病毒变异。

这一解释也适用于印度。孟买血清调查显示,在2020年7月到2020年8月底的两轮调查间,抽样显示抗体水平正在下降。但尚无研究证实印度民众的免疫力是否随之减弱。

而《外交政策》援引病毒传播趋势研究人员发言称,新冠病毒变异株或在第二波感染中产生影响。

截至目前,印度已发现两种新冠病毒变异株。《印度时报》本周三报道,西孟加拉邦发现一种名为B.1.618的“三重突变”变异株。其特征是除刺突蛋白中的E484K和D614G突变,还有6个核苷酸缺失,造成Y145和H146两个氨基酸缺失。目前,西孟加拉邦感染B.1.618变异株的患者比例正显著增长。

印度另一个变异株最早于2020年10月5日,在人口密集的印度中部城市那格浦尔被发现,此后命名为B.1.617。该变异株具有E484Q和L452R“双重”突变。

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数据显示,B.1.617变异株传播非常快。在那格浦尔和马哈拉施特拉邦,该变异株的感染人数占比达55%。但在印度其他地方,其占比只有2%-10%。全球流感序列数据库(GISAID)数据还称,至少21个国家和地区已发现B.1.617变异株。

印度卫生官员称,目前印度正在接种两款新冠疫苗,包括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的牛津-阿斯利康疫苗(Covishield),和在印度销售的巴拉特生物技术-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疫苗(Covaxin)。两款疫苗被证实对首现于英国和巴西的变异株有效。而针对首现于南非的变异株,研究正在进行。目前还没有开始疫苗对印度本土两种变异株有效性研究。

知名病毒学专家、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金冬雁教授告诉“医学界”,上述两个变异株的突变位点,在首现于英国、南非、巴西等国的变异株中,也有发现。比如,刺突蛋白中的E484K突变在首现于南非、巴西等国的变异株中出现。根据一些初步的研究,这种突变可能略为降低现有疫苗中和病毒的效力。此外,科学家们发现,具有D614G突变的病毒传播更快,但无证据表明其会导致更严重的病症。

金冬雁称,上述两个变异株完全不受疫苗保护的可能性很低。“Covaxin是一款灭活疫苗,以英国毒株为基础,保护效力相对较弱。学界目前比较关注的是,在疫情高涨期间,使用保护力较差的疫苗,是否会刺激疫苗逃逸变种的出现。”